谋杀月亮。

为什么你们都会画画?

记梗。

脑内爽完=我写完了


【轰爆短打】

>有参考,分手预警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我坐在沙发上随手抓了抓乱的不能再乱的头发,脚下瓶瓶罐罐堆满了啤酒罐,泄愤般抬脚一踹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只有金属落地发出沉闷的“哐当”声。

滚喉入腹的酒精在胃里好似烧了起来,喉道发疼发麻,痛苦地用手抓着头发回忆那人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爆豪,我走了。”走什么?这里是我们朝夕相处四年的家,你走什么?

“钥匙我放在玄关的柜子里了。”谁他妈让你把钥匙留下的?混蛋阴阳脸你他妈还指望回家老子给你开门吗?

搞什么啊,你到底在搞什么啊爆豪胜己。明明知道他心有郁结为什么不好好跟他说话?为什么看不出他心情不好?为什么不耐着性子哄哄他?这么久相处下来的情侣默契都被你喂狗了吗?

就那样固执地守着自己那点过剩的自尊心,看着自己的男友摔门而去,那点可笑的自尊心告诉自己不能去追,于是就像个傻瓜一样死死盯着那扇门期待它被重新打开,可是没有,该死的,它纹丝不动。等自己怀着满腔怒火去开门时,空荡荡的门口好似迎面击来一拳,再一次打破了自己所有的幻想与侥幸。那一刻仿佛气鼓鼓的皮球泄气,颓然坐在地上好像没人要的小狗。胃里的那点酒又烧了起来。到底是哪一步走错了呢?他和轰焦冻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不是没有过争吵,再凶的架他们也打过,每次都是轰焦冻主动过来抱住他,在手中的榴弹炮即将在人眼前炸开时,被人一声闷闷的“爆豪,我错了,别不理我”给浇灭。所以他们的感情难道一直以来都是因为轰焦冻的妥协而维系下去的吗?搞什么啊,为什么不肯低头?为什么不肯说一句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安慰?明明昨天他们还好好的,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看的入了迷就躺在沙发上睡了,第二天在恋人怀里醒来,看着恋人翘起来怎么也压不平的呆毛只觉得可爱的紧。那时他觉得这样过一辈子好像也不赖。可现在呢?沉闷的空气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客厅里的一切物什都刺痛了他的眼。混蛋阴阳脸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而自己走了算什么事?是在报复他吗?是在惩罚他吗?——开什么玩笑,谁会在乎那点狗屁回忆?有本事永远别回来了!

他们之间一定是哪里走错了,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就像反复的翘板游戏一样,他们已经疲倦了,厌烦了。他只感觉到有点头晕,于是将自己一点一点陷入沙发中。

目光涣散,恍惚间好像看到一个高大而熟悉的身影。

最后一点意识与理智也被酒精给吞没。

“轰焦冻。”

“抱抱我。”


【速度松/投稿体】我家弟弟是个直男。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是ooc长男

上篇点我主页。


嗨嗨大家好!我是松野家的长男!既然自家不让人省心的弟弟不光自己掉马了还没给我码,那我就明马出来解释一下咯!

恶魔?人渣?啊啊,这种词哥哥实在是听腻了啊,吐槽担当如我亲爱的弟弟——就不能换个新词来形容你温柔的哥哥吗?在我看来那些轻松形容劣迹的事情明明正常不过了啊。只不过有时候我好心办了坏事可这怪我吗?真是无辜啊。至少哥哥那份想要做好事的心意好歹得感谢一下吧?我的轻松~

说实话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约男孩子看电影啊,我可是有好好地做功课,认认真真地百度了:怎么追喜欢的人?结果竟然被阿轻反复怀疑哥哥我真是伤心啊。

——我的弟弟是个直男。来到影院,不出意外那个土里土气一副理工男审美的身影就是我的弟弟,轻松。按道理来说平常我应该内心疯狂损这家伙的黑框眼镜到底有多土了,可今天看到人鼻梁上端正架好的眼镜,嘴唇微抿,看上去等的有些不耐烦。脑子里顿时冒出一个念头,戴眼镜方便亲吻吗?当我准备掏出手机百度的时候,一道锐利的眼刀向我射来,我只得暂且作罢,抬脚走到他身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说了句抱歉。——喂喂,别用那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我啊我亲爱的弟弟?那种“这种混蛋竟然会说抱歉这个世界怎么了”的眼神是怎么回事??给我收敛点啊!!

——我的弟弟是个直男。这家伙,竟然在这么暧昧的氛围里目不转睛地看电影啊?喂喂,能不能施舍点眼神给你亲爱的哥哥?他正在眼巴巴地望着你哦?

……算了,不看我就不看我吧。快速接受这个事实后我一点一点将手移过去,半天摸索未果疑惑地转过头去,啊啊啊!!这家伙在玩手机!!给我好歹尊重一下电影啊混蛋?!

折腾了几番后我终于摸到了他的手,软乎乎的,感觉好可爱……那一刻感觉心脏都要脱离第一宇宙速度了。毕竟兄弟十几年,之前也不是没有摸过弟弟的手,再亲密的动作我们也做过。可这次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身体的每个感官都被放大,用来感受这场亲密无间的十指相扣。

黑漆漆的影厅用来做亲密的动作实在是再适合不过,周围是情侣打啵的声音,我透过荧幕发出的光亮好笑地看着轻松微微皱起的眉头,这家伙心内肯定在疯狂吐槽了。这么一想又觉得面前的人实在是可爱的不得了,表面斯斯文文理工男面相谁知道背地里其实是个吐槽担当呢?这张刻薄的嘴喋喋不休起来最为致命,连他亲爱的哥哥也不放过——而此时他的嘴微微抿起,是在极度烦躁或者极度紧张的时候才会暴露的小动作——是我偷偷观察发现,也许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小动作。这么一想又心情大好,也许松野轻松永远都不知道,在他嘴不饶人的时候,他的哥哥在想的是:

这双唇真适合接吻。

我觉得喉咙发紧,我想亲吻他。事实上我也这么干了。

双唇相接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这个人嘴唇怎么这么软啊。

以上就是事情的经过了,我自认为这场约会我设计的天衣无缝,又甜蜜又撩人——想不到结果被亲爱的弟弟给挂了?!

关于亲吻,那完全是轻松皱着眉头嘴唇微抿内心疯狂吐槽的样子太可爱了好吧——哥哥我是那种会随便亲弟弟的人渣吗?

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吗?老子不喜欢你还会跟你嘴儿?哥哥我虽然是个处男但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啊?

所以说、松野轻松这么低的情商,活该处男一辈子吧?也就我这种体贴温柔的哥哥会喜欢这个傻子了吧?

补一句,男孩子的嘴唇柔不柔软我不知道,但是我家轻松的嘴唇真的好软。


一个池警官的kiss

>是之前在原生坑码的。不打tag了。


揪着人端正系好的领带一拽带向自己,贴上去就是一个霸道的几近宣示主权的吻。湿软的舌尖溜进唇缝,撬了贝齿,直接抵进去缠着人的舌根打转,翻搅着人的口腔。在烈火燎原而滚烫的深吻中捕捉到人喉间溢出的细碎呻吟,在对方口腔内氧气耗尽前松开他,交缠在一起的喘息热烈且滚烫。瞧着人泛红的眼角与染了情欲的双眼,忍不住情动在人柔软的唇瓣留下细细密密的吻。手沿着人的腰线往下,低沉嗓音爬上人的耳畔:

“陆警官,情人节快乐。别办案子了,拷我回家吧?”


【速度松/投稿体】我被我家混蛋长男给亲了?!

>自己写来玩玩产物,小学生文笔一堆病句符号也是乱玩的。

>是直男吐槽役可爱轻轻!最后才发现自己掉马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家只是来撒狗粮的)

>我爱小男孩的恋爱,9102年了我还在松坑。


墙,投个稿。过匿。匿到亲妈都不认识的那种谢谢。

这单我吐槽我们家长男。我绝对、绝对是世界上最惨的三男,因为我有一个世界上最人渣的哥哥——那家伙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恶魔,人渣,社会的咀虫。关于这个混蛋长男的劣迹我可以从盘古开天讲到世界末日。谁家长男会在弟弟重要的见偶像场合而一直oo——xx——导致弟弟在偶像面前印象分down到底?!谁家长男会给弟弟安个轻喜撸松的称呼?!混蛋你自己也没比我*的少啊!谁家长男会偷弟弟的钱自己去打小钢珠或者赌马啊!!!谁家长男会这么不靠谱啊??…这些也就算了,这个处男凭什么亲老子啊??松野小松你个精虫上脑的傻逼!!!****对不起太生气了没控制好情绪。时间定位在昨天晚上,起因是那个老是从弟弟那里坑钱的长男不知道抽了什么西伯利亚风要请我看电影。等我确定今天太阳不是从西边升起以及今天不是世界末日后,我半信半疑,惊恐未定的答应了。说实话,我们两个处男,也没有女孩子可以约,这还是人生第一次看电影,一想到这样宝贵的第一次人生体验给了这个家伙真是让人不爽啊。诶?我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总之当我们坐在位置上,旁边都是情侣,我们两个万年处男夹在中间,尤其是我还能听到后座有人打啵的声音……我感觉我他妈要疯了。啊混蛋现充!要嘴给我回家嘴去啊!不好好看电影花钱就为了在影院打啵是追求不一样的体验吗混蛋?!给老子好好尊重电影啊!给我向荧幕上的演员和幕后的导演郑重其事道歉啊混蛋!好不容易集中了点注意力在荧幕上,右手又突然被温热包裹,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混蛋长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手覆在了我右手上面。搞什么啊??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我微微挣了一下发现挣脱不了干脆就随他去了,还是好好看电影吧。

…真不知道那个傻逼怎么会挑这种片子。怪不得周围都是情侣啊因为这他妈是个爱情片啊!我从头到尾听着荧幕上的男女主讲着腻腻歪歪的情话做一些不害臊的小动作,一边右手被人慢慢握住改为十指相扣,我权当是这家伙的处男心受到打击,没办法,像我这样温柔体贴的弟弟就忍一忍意思意思安慰一下自家哥哥吧。

——我收回刚才的话,谁知道这个混蛋会得寸进尺啊?这家伙嫌牵手不够还在我掌心挠了挠……?挠你喵的啊!我想收回去结果又被这家伙死死攥住。我狠狠地瞪了这家伙一眼结果他倒是没心没肺的冲我笑了笑,还冲我做了个wink……这笑容过于明媚了。我匆忙收回视线,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我不是因为不好意思!是这个家伙太丢人了!明明是个处男还搞的这么油腻——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我就当作被猫给挠了,继续强行集中注意力在荧幕上。电影快进入尾声了,按照一般套路来主角来个世纪告白该kiss kiss该滚床单滚床单进入happy ending就完事了。——但我一点也不想在周围都是情侣的情况下还要看着荧幕上放大的两个人kiss啊。看着荧幕上越来越凑近的两个人我心里顿时警铃大作哀嚎不已,还没来得及骂娘自家长男先叫了我一声:“轻松。”后面的话湮没在背景乐中我没听真切,转过头去凑近了点问他:“什么?”下一刻唇上传来温热的触觉,酥酥麻麻的电流麻痹了半边身子。大脑即刻宕机,我,松野轻松,吐槽役选手,人生第一次出现脑子里冒雪花点一片空白的情况,实属败笔。那个混蛋退开了一点后,眼角弯弯,唇边溢出狡黠的笑容,回答了我刚才的问题。

“我说,我可以吻你吧?我的轻松~”

到电影散场后我又迷迷糊糊地被人手牵着手给拉了出去。啧…这家伙的手汗怎么那么多啊。这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

直到后来我的大脑才重新运转,什么啊?什么叫“我可以吻你吧”?我都没同意你自己就亲上来了你还问我干嘛?这算什么?先斩后奏?所以说这家伙是故意的吧——?!这个人真是彻头彻尾,不折不扣的恶魔、人渣!还有一件事情,虽然我没亲过女孩子的嘴唇,但是原来男孩子的嘴唇原来这么软吗?啊我到底在说什么啊…我好像掉马了…不管了。


End


>还有姊妹篇,不是明天就是后天。